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旅游文化 > 我的足跡

    采法特是一座別致的小城。它盤踞在山頂,可以從最高處望見加利利湖平靜的水面。這里是猶太教正統派的根據地,也是從美洲移民而來的猶太人的聚居區。很多年前,這里曾經是貫通東西和南北的交通要沖,幾次地震讓這里毀損了不少,進而趨于沒落。如今這里安寧平和,整潔有序,白色的石頭在陽光 底下閃閃發光,格外美麗。

    采法特并沒有多少游客,這里冷僻而偏遠,和耶路撒冷相比沒有那么多圣跡可供追隨,和特拉維夫相比沒有那么多現代化的設施讓人愉悅。住在這里的人大多內斂、安靜甚至有些怕生。我們走在街上,三五個孩子正在一起做游戲, 看到我們過來,便直直地看著我們,睜大了眼睛,仿佛看到火星人降落一般。 稍微年長的人會友善地問我們是否從日本來,甚至會用“KONIJIWA”來跟我們打招呼,想來這里東方面孔并不是很多,是以我們看他們好奇,他們見我們更加好奇心切。

    我們在住棚節的前一天抵達老城,家家戶戶都忙著搭起帳篷好過節。并沒有多少喧鬧,我們拾階而上,黑衣黑帽的大胡子們推著童車、提著菜籃往家趕。猶太人看起來高傲自負,對外邦人也算是善待有加。我們路遇一對匆匆回家的猶太夫婦,詢問住棚節的一些疑惑,男主人用很熟練的英語向我們解釋了手里的枝條和香櫞的含義以及敬拜的方式;在那家最大的摩西會堂,我們趕上了最后五分鐘,守門老人耐心地等我們參觀完再關了大門,慢悠悠地回家過節去;在熱鬧的商業街,碰到一個大胡子很熱情地向我介紹十誡的教義,還贈我一本小冊子讓我好好研究,“守戒的人是有福的!”大胡子在分手時拍拍我肩膀。

    我們租住在加利利湖畔的房子的主人Shlomo是個英俊的猶太少年,同母親一起住在距離采法特不遠的小鎮上,我們返回的時候,他熱情邀請我們去往他家里一起歡度住棚節。Shlomo的母親是一位荷蘭移民,在當地做健身教練,兩個兒子都在中學讀書。她在蘇克棚里招待了我們。

    她端著面包進來就說:“前幾日棚子被風吹壞了,我費了好大勁才重新搭好它。”母親聳聳肩,給我們斟上蘋果酒。她包著頭巾,灰綠色的眼睛明亮而清晰,說話快而輕柔,就好像有很多話要一下子傾倒出來一樣。喝了點酒,母親慢慢地鋪開了她的人生故事。

    “Shlomo好像身體里缺少某種基因,發作的時候身體里黃疸指數就會極高。” 母親看著兒子的背影無不憂傷地說道,“所以他在表達方面會有一點障礙,你們別介意。不過他很努力,在學校里成績也非常好。但是這病??我陪他看過很多醫生,我也知道這是基因的問題,很難根治。”她開始有點抽泣起來,“我的第一任丈夫,在車站被謀殺了,兇手是一個阿拉伯人,搶了他的錢包。后來,我又結了婚,搬到這里,第二任丈夫不是個好人,我們經常爭吵,后來就分手了,但是我把兒子留在了身邊。他們現在是我的驕傲。我這個年紀的女人,現在也就是指望我的兒子。”小兒子英語不怎么流利,只是安靜地聽母親在講故事,時不時地抽紙巾為母親擦拭眼淚。“生活就是這樣,其實過去了也沒什么,都可以挺過來的。我現在在社區擔任健身教練,大家都挺和善,很幫忙。兩個兒子現在可以做很多事情了,你看這棚子就是我們一起搭起來的。”說到現狀和未來,母親不再淚水漣漣,透著輕快的欣慰。

    笑對憂傷悲苦的人生,這是我在這位母親身上看到的令人感動的精神和態度。誰沒有過苦厄和悲傷,失去至親愛人、兒子身患絕癥,遠渡重洋來到陌生的國度,她扎下根來,認真而虔誠地生活著,如同這個社區里其他人一樣遵守上帝的戒律,按時祈禱,按時勞作,用自己的汗水和智慧撫養兩個兒子成長,把他們教成聰慧早熟的有用之人是她最大的愿望。當母親看著自己的兒子,就像看著一件親手打造的完美杰作。我們都不想說太多話,因為和眼前的這位女性相比,我們的經歷簡單得如同一碗白水。只有嘗過悲歡、渡盡苦難的人,才有資格評說人生,才有更大的勇氣去面對未來。

 

    我們聊到深夜,旁邊的篝火已經奄奄一息的時候,我們才依依不舍地離開。我相信在采法特那白色的山頭上,同樣有著許多悲歡離合,卻掩埋在暮色之中,安靜地任憑時間的灰燼隨風消散。

 

 

來源:以色列計劃

分享到:
已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六个数复式五肖多少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