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公共文化 > 養老文化

 

荷蘭生命公寓是世界范圍內久負盛名的養老公寓,周圍社區的廣泛參與是生命公寓最大的特點,也是其成功的基礎。此外,以尊重老年人為基礎的快樂養老模式也是其享譽世界的重要因素。

 

 

以廣泛參與和快樂養老服務理念為基礎的養老模式帶來的另一個結果就是成本的有效控制和市場營銷的調整,實現了荷蘭養老院文化的徹底突破,完成了荷蘭老人養老從悲慘的地獄到幸福的天堂的轉化。

 

其創始人漢斯·貝克因此被業內譽為銀發產業的教父,生命公寓也由于其超前的理念及獨特的養老服務體系,在2012年被國際養老權威測評機構評為世界上最好的養老項目之首。

 

高柏公司總裁海斯·伯曼指出,在銀色浪潮席卷全球和已有老年住宅與看護間供需錯配矛盾日益加劇之際,荷蘭生命公寓模式是對這一挑戰的有力回應。

 

泛家庭化轉變

 

正如中國養老產業聯盟副會長、金地集團高級創意顧問滕威林所言,中國養老產業的今天正是荷蘭等國家養老產業的昨天。彼時,和國內大部分養老機構一樣,荷蘭部分養老機構仍停留在醫療護理體制內。因為醫院式管理相對容易。

 

但對于老人來說,這樣的老人院和護理院可以稱之為痛苦的孤島,且他們不愿意踏進去,因為滿屋子大白褂和藥水味,意味著他們進去后生命就在不斷地走向衰竭。

 

10多年前,漢斯·貝克接手這些設施后,他發現真實情況比預想的還要糟糕。老人在沒有隱私的環境里被當做病人照料。

 

漢斯·貝克決定要改變這種白大褂文化。他認為在護理院,醫療護理不應該是唯一的重點,舒適的居住環境和全面的幸福感也同樣重要。基于這一理念,漢斯·貝克開發了生命公寓。

 

生命公寓在規劃時,囊括醫療、照料、養生、生活等內容,使養老機構成為一個滿足老年人多層次需求的場所,而不是單一的存在。

 

選址上,是基于以社區為基礎的城市開發,包括老年住宅與養護,避免形成痛苦的孤島。這形成了一種新的社會關系:居民、零售商、看護人員和運營公司等利益相關方匯聚一體,將建筑開發和城市規劃與指導運營機構的專業技能緊密結合。海斯·伯曼說。

 

在住宅設計上,注重藝術感和舒適度體現。生命公寓的設計靈感來自即將退休的嬉皮士一代。該住宅拒絕老化”(譯者注:嬉皮士老了,老當益壯),是一個有趣的彩色公寓樓。住宅有兩個主要體量,一個豎向的,一個橫向的。橫向的體量由斜向柱子支撐,離地11 米,飛躍現有的水面,成為一個壯觀的景觀。底層的空間可以作為花園。

 

兩個主要的體量中住宅不間斷跨度為9.6 米,可以有多種平面布局。一個不顯眼的電梯井連接新老建筑物,舊樓里有醫務、炊事等服務。公寓的立面通過波浪形的陽臺獲得有力的、三維的印象。外表面的自清潔玻璃豐富多彩,有200 多種不同的色調。建筑的懸空體量下是休閑空間,可以通過花園到達。

 

公寓內部充分考慮了老年人的身體特點,在這種公寓里,即使是乘坐輪椅的老年人也可以在伸手可及的范圍里自如地使用洗手池、電閘和信箱等設施;公寓的門檻、走廊以及門窗等都避免采用讓老年人使用不便的設計。這種充分考慮老年人隱私和獨立性的設計,在很大程度上滿足了老年人從個體方面得到快樂和滿足感的需求。

 

同時,公寓的設計也非常重視能讓老年人從群體層面獲得幸福感和歸屬感。比如方便老人與其他人見面、談話、用餐,一起吃飯、小酌、運動、玩棋牌,或者一起帶孫輩們去逛公園等,這都需要一定的公共活動空間才能實現,因此生命公寓還專門在公寓底部開辟了社區廣場。

 

在這一設計中,還要把這些空間和康復護理、心理咨詢、運動康復等醫療護理服務隔離開來,在公共空間里,一些醫療機構特有的標示、設施,甚至燈光都要盡量避免。

 

另外,為了避免失能老年人集中生活在一起,形成痛苦的孤島,生命公寓在設計上還特別對居民進行了融合安排。在一個居住區域里,至少有1/3的居住者是身體健康和生活自理的老人,不同年齡、種族、經濟條件的老年人生活、融合在一起,成為一個和諧的整體。

 

另外,公寓內還有價格合理的餐廳、技術高超的理療師,以及超市、美容院、美發店、自動提款機、網絡咖啡廳、棋牌俱樂部和托兒所等設施,這些設施的存在都進一步加速了不同老年人間的融合。

 

我去生命公寓參觀的時候,發現設施內部的顏色、氣味、聲音、擺設和來來往往的人群,都不會給人以任何跟護理有關的印象,那里的設計就像藝術殿堂,會吸引、增加家屬探望老人的頻率和機會,和諧愉快的生活和工作環境也讓老人有一種在家庭生活的氛圍,是一種泛家庭式環境滕威林說。

在漢斯·貝克看來,老人愉樂、幸福,就能改變原來的消極生活狀態,帶來更多的成就感、創造性和積極性。因為對于老人來說有時候治療所能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但快樂幸福的心態有助于老人減輕病情。

 

“Yes”文化和用進廢退服務體系

 

漢斯·貝克推崇的養老公寓服務體系核心價值理念包括,我的生活我做主、用進廢退、活躍參與、泛家庭氛圍、對老人需求的“Yes”文化。其中“Yes”文化和用進廢退理念最為世界各國包括我國養老公寓推崇。

 

在生命公寓系統里,提供大量機會讓老年人自理生活,并保持獨立和自尊。從老年公寓長時間等候名單和積極的普查結果、低比例員工病假和大量人員積極應聘等方面可以看出,這一理念發揮了重要作用。

 

我們國家一提到養老,講的都是商業模式,事實上通過獨特的文化理念和服務體系,通過提高老人的生活幸福指數,及提高員工效率、減少人員流動,吸引更多志愿者參與,無形中也能降低一部分成本。但在這方面國內很多養老機構投資商并沒有看到。滕威林如是評價道。

 

生命公寓采用的是鼓勵和積極的生活方式,“Yes”文化強調通過老年人與環境互動,保持個人對生活的最佳掌控。

 

事實證明如此運作也有積極的財務回報,因為這個方法使生命公寓可以節省護理資源。

 

用進廢退的理念是人們的各項功能如果不適用就會很快喪失。因此,在生命公寓一直不支持過度護理,強調最低量看護、自力更生和使用自己的能力。不要照顧老人,但協助他們自己照顧自己等口號更成為其隱含的文化。

 

這一理念使員工的滿意度大大提高,因為客戶不再衰竭,而是更有活力,更快樂。客戶同員工一起完成的工作大大節省了員工時間,使他們有更多時間為客戶服務。客戶與家屬在實踐用進廢退的過程中也變相為公寓提供了免費勞動。

 

及時調整硬件軟件,量身定制用進廢退的實施方案是不可忽視的方面。漢斯·貝克強調,采用用進廢退的另一結果是在生命公寓還發明了抗衰老公寓,為老人帶來更多自理生活機會和能力。

 

分享到:
已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六个数复式五肖多少组